77043.com

77043.com
您的位置:主页 > 77043.com >

《面对面》新年特别节目:面孔2004(四)


发布日期:2019-08-19 16:32   来源:未知   阅读:

  主持人:每一年都是一样的喧嚣,而每一年又都有不一样的腔调,2004年,一句“我能”的广告词风靡大江南北,简单的两个字透着自信和极度张扬的个性。这是一个求新和崇尚个性的时代,形形色色的人群中,每一张面孔都有他自己独特的表情,同时,这些性格迥异的面孔也丰富着我们的节目。

  2004年8月28日,一个中国人心目中的好日子。这天凌晨两点三十分,21岁的刘翔在奥运会田径男子110米栏项目比赛中获得冠军。同时他的成绩也打破了该项目的奥运会纪录。这是中国,甚至亚洲选手在奥运会短距离项目上首次获得金牌。

  刘翔:没有想到,我跑下来估计是13秒左右,跑一点13秒进去,不好,13秒零几。其实这次夺冠,我可以说把所有最好的因素都融合在一起,12秒91,我以前从来没跑过13秒,最好的成绩以前是13秒06,真的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就是发生了,我真的感觉就是一个奇迹。当拿了冠军的那天晚上,根本就平静不下来,三天没有睡觉,三天一分钟都没睡过,后来实在顶不住了才睡的,就是神经根本就平静不下来,处于在兴奋状态,天天没事有事就笑,看到人就笑,天天好像傻掉了的感觉,教练就说不要傻掉,不要傻掉。

  记者:12秒91是让所有人振奋的好成绩,但是看了也小有遗憾,从比赛的录像来看,就是你最后的冲刺,有小动作。

  刘翔:那时因为太兴奋了感觉,而且不敢确定自己能不能拿冠军,后来眼睛瞄了一瞄,压线没有,太好,太有效。不过还是留有遗憾比较多,因为还有潜力嘛,还有时间能够破世界纪录。

  “一切都有可能”是这个中国小伙子带给人们的最深印象。他的速度为中国的新世代加了分,而他的自信张扬和爆发力也成为了和平崛起中国的最佳诠释。当获胜后的刘翔,身披国旗跳上奥运最高领奖台,他的这个动作也长久地印在了很多人的脑海中,成为人们一直津津乐道的经典场景。

  刘翔:根本没有设计,因为当时我感觉特别兴奋,因为看见第三名、第二名领奖都是走上去的,我后来一刹那,脑子里就想到为什么不跳上去呢?一方面是为了展示自己的精气神,有蓬勃的朝气。

  刘翔:当时其实我就是感觉自己要把所有的东西都发泄出来,都要爆炸,好像有炸出来的意思,跳上了台。

  刘翔:没有,我感觉我能够击败他们,真的为中国人,为亚洲人出了一口气,当时感觉非常激动。我自己一直想说的话。

  记者:其实在你之前,我们很少看到东方的运动员或者中国的运动员能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情感,可能大家认为这是不东方的,你是不是有意这样给大家一个反差?

  刘翔:没有,因为我想一方面感觉比较好玩,因为我想尝试一下什么感觉。一方面就是为了中国或者亚洲男子短跨项目在奥运会拿到金牌,能够让欧美选手能够重新认识我们亚洲男子短跨,或者中国男子短跨,在世界田坛的地位,能够证明给他们看我们并不输给他们。

  在这届奥运会上,中国军团共获得32枚金牌,其中有23枚是80年代出生的运动员获得的。除了成绩本身之外,这批运动员所表现出来的自信和活力更加引人注目。生活中的刘翔,喜欢唱歌、喜欢上网,喜欢同龄人喜欢和向往的所有生活。不管刘翔是否愿意,他早已不是以往简单的“运动员”角色,而是身不由己地成为商业明星、偶像和公众人物。

  刘翔:感觉还是想回到以前,因为现在真的有点很累,媒体的关注和各种报道,还有各种活动,感觉真的很疲惫,还是想回到以前,以前安安静静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刘翔:我喜欢跨栏,我不会去做别的事,因为一个人的精力有限,我能够把我所有的精力投入到跨栏训练当中,我就不可能做其它事情。

  2004年,一台由舞蹈家杨丽萍担任艺术总监,总导演和领衔主演的歌舞集《云南映像》从云南跳到了全国各地并广受好评。不同于一般的歌舞,《云南映像》鲜明地打出了原生态的招牌,以云南少数民族的原生态歌舞作为创作元素,在近70名演员组成的演出阵容中,有75%的演员是来自于云南村寨土生土长的农民。

  记 者: 那原生态是不是你的包装呢?按我们的理解生活中间你可能到村里去,到寨里去,你采风所看到的那些才是原生态,上了舞台可能就不叫原生态了。

  杨丽萍: 不不不,舞蹈它是无处不在的,你插秧的动作也是舞蹈,你纺线也是舞蹈,我决得就是舞蹈,你推磨,躲避树枝很多很多都是舞蹈,只是我们太习惯于去看那个是舞蹈的舞蹈。

  杨丽萍: 我觉得如果换一个人做可能会很难,因为他首先没有这个能力去传承这种东西,我自认为自己有这个品位和这个眼光来整合这种歌舞,因为我对它太有感情了。

  杨丽萍:为了一台晚会他急于去编造一个东西,他要赶快,没有了创造的这颗心,没有了观察这颗心和尊重的感情,什么都没有了。他怎么可能创造出好的舞蹈呢?

  在舞蹈的世界里,杨丽萍更像是一个精灵,自从杨丽萍在1980年从西双版纳调入中央民族歌舞团之后,在舞蹈的创作方面始终保持着另类的个性,虽然依靠《雀之灵》一夜成名,但在赢得掌声的同时,也受到单位的处罚,因为她从不参加单位例行的芭蕾舞基本功训练,在当时,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杨丽萍:我觉得他们那种训练,就是不太适合我。因为他们训练芭蕾舞,他们都是用芭蕾舞的教材,民族舞恰恰是原始动力的一种,他可能是弯着腿,或者绷着腿,跟芭蕾是两回事,芭蕾要往外,我们也许要站成这样,才能站稳,才能会有东方人的那种独特的那种形体,所以我觉得挺拧的。

  杨丽萍:他们原来是不习惯的,他们会用一些行政的办法处理吧,比如说批评,或者扣你的营养费,或者不给你发练功服呀。

  记 者:就是因为你走了一条别人不同的路,所以很多人觉得你很神秘,你的舞蹈的来源很神秘,那我们理解,你就是一个天才,是天才吗?

  杨丽萍:在整个舞蹈界,像我这种人,好像是绝无仅有,就是我一个。我自己一个人跳舞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想到,要用舞蹈来换取什么,我甚至不认为那个舞台是一个表演的场所,或者底下有什么观众,我觉得那个是我在进行一种我的仪式,我在我心里那个场地里起舞,到现在没有人理解我这个初衷,我为什么要跳舞。我就试图告诉人们,人是有另外一双眼睛的,我们不能用正常人的眼睛去看待很多事情。艺术也是这样,他是需要我们这种舞者去开创另外一道门,去打开另外一扇门,也许打开这扇门不一定代表成功、一种对和错,他至少是我们有这个勇敢的心,去打开另外一扇门。

  2004年7月17日,中国第一次举办的最大规模足球赛事――亚洲杯足球赛在北京隆重开幕,中国人历来讲究开门大吉讨口彩,但在开幕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因不满首场比赛上座率低以及部分球迷的不良表现,亚洲足球联合会秘书长维拉潘发表了措辞严厉的讲话。这段讲话导致了北京球迷及亚洲杯北京组委会的抗议,几天后,维拉潘在济南发表了对这段谈话的道歉。

  维拉潘:您知道我是亚足联的秘书长,我不会发表个人的批评或赞美,显然它表达的是一个集体的观点,是包括国际足联主席,亚足联的主席,以及其他我们亚足联的成员。为什么北京的球迷错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来展示北京,不光是中国的首都,而且是世界的都市。

  维拉潘:您知道,我们必须面对残酷的现实,我只是谈了现实,现实有时候会伤害人的。有些北京球迷不高兴,那么我祝他们好运。但是我是代表和为了中国人民的利益来说话的,因为在北京将来还会主办更多的国际赛事。人们来到北京,应该也带着关于北京和中国美好的记忆离去。如果他们看到人们对足球不感兴趣,看到人们因为不喜欢某些领导就发出嘘声,而这些做法就呈现在外国观众的面前,我觉得这不符合中国要向世界展示一个积极形象的做法。因此为了中国的利益,为了未来的赛事,我代表亚洲足联说了这番话。

  作为领导亚洲足坛26年的亚足联秘书长,68岁的维拉潘以讲线月,因为对西班牙皇家马德里队来中国进行商业比赛500万美元的“天价”出场费不满,他把皇马队形容为“吸血鬼”、“唯利是图”。

  维拉潘:亚足联是亚洲的足球事业的守护者。而中国足协是中国足球事业的守护者。所以,我们要是看到任何的负面行为,任何对球迷和足协不公平的事情,我们就会站出来,很清楚地表明我们不能接受这种贪婪的市场欺诈行为,这种贪婪的向球迷的要价。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表现出我们对这种行为的极端厌恶和反对。

  记 者:您知道您在中国球迷中间有一个绰号吗,叫“亚足联大炮”。大家觉得你说话非常直,很多人喜欢你的直率,但是也有人表示担心。

  维拉潘:当你有一颗好的心,当你心中有爱和热情,而你只有一张嘴,那张嘴说话很直接,很友好、很真诚,我没有两张嘴,我不懂两面三刀,所以我只有一份爱,那就是足球,我只有一张嘴,就是要说真话,真诚地,带着我的爱,这就是为什么我对中国每一个人说,我们将和你们一起携手,跟中国政府一起携手,把中国队带到应该的高度,也就是亚洲之巅、世界之巅。

  维拉潘:不,白小姐挂牌图今晚我不想向大家展现两个形象,两种性格,我只有一种品格,我就是要讲真话,这一点是重要的。我的老师、我的父母都是这样教导我的,你一定要诚实,不要隐瞒真相,这就是为什么我讲真话,而且那么直截了当,我不想利用别人来告诉人们我的想法。如果我觉得这是对的,我就直接说,用我自己的嘴。

  最后,中国足球队在这届亚洲杯上获得亚军,虽然没能夺冠,但这已经是2004年中国足球的最大亮点。所谓的中超元年爆出了俱乐部罢赛、球员罢训、裁判罢吹、球迷罢看的满目疮痍的联赛局面。足球革命陷入一场肉搏,比维拉潘更为激烈的言论和行动此起彼伏。有些人开始理解维拉潘在7月份的讲话,毕竟足球需要直言不讳,需要公正公开。

  少林寺39岁的方丈释永信是中国宗教界的知名人士,10 多年来,他引领着少林寺不断冲击着人们对于佛门子弟的固有观念。他将少林武僧团带出国门,在全球巡回演出数千场;向国家申请保护少林寺商标.并且创办公司进行知识产权管理;当互联网刚刚进入中国时候,释永信就组织僧人学习网络知识,创办了少林寺网站;主要依靠少林寺自有资金展开了少林寺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重建,同时积极筹划将少林功夫申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2004年,释永信又将沉寂多年的少林医药、少林武功秘笈重新整理面世,引起一片争论。

  记 者:那从文化遗产方面来说,你公布了以后,不担心原来所有的那种神秘感会逐步在人们的眼中消失吗?

  释永信:过去佛教这一块基本上自己给自己筑起一道墙,佛教徒和社会上几乎没有什么来往、没有什么联系、没有什么瓜葛,所以世人一直对佛教界一直很神秘,认为神秘就是一种高贵,就是高不可攀,跟别人脱离,甚至是两个世界的人,现在这个时期的话,要是一直按照过去那种路子走的话,走不通、行不通。

  嘉宾:我一年时间差不多有半年时间在寺庙。一般一年有两个月时间开会,两个月时间在国外,有两个月时间就是自己任意走动一下,机动的时间。

  记者:那如果说让您自己评价一下,或者说给自己来定位,您觉得您更像一个方丈呢还是更像一个活动家。

  释永信作为僧人表现出的与众不同的积极入世态度.越来越拉近了僧人和普通人的距离,也让他一直处在舆论关注的中心。

  记 者:就是包括您用电脑、用手机,你也坐头等舱,你也拿计算器,但是在人们脑子固有的观念里面,拿着计算器的方丈,总跟想像中的有差距,总可能不让人们心里那么舒服。

  释永信:我在少林寺当家,主持少林寺工作,我要考虑少林寺僧人的生活,少林寺的生存,少林寺将来的发展,少林寺将来的利益我都要考虑,都要去争一争,确实跟一般人的修行不一样。

  记者:我听说你把寺里起床的时间,你在当了方丈以后也推迟了一小时,你似乎在努力地进行一些改造,你想把少林寺带到什么地方去呢?

  释永信:因为过去僧人起床一般都是四点,我现在把它推迟了一个小时,是五点起床。因为过去僧人几乎没有太多工作,现在僧人每天要接待很多游客、香客,每天白天都有固定的工作,所以僧人的身体,我们认为应该得到很好的保障。

  记 者:我们过去经常听说出家人“以苦为乐”,是苦行僧,那么过分的这种舒适的生活会不会影响到你们的修行呢?

  释永信:谁的衣服补丁多、谁的衣服越脏感觉修行越好,这是一般世俗人对出家人的看法,要是刚出家的僧人,可能也有这种想法,它是一种层次境界还没有到一定的程度,我们真的像少林寺这么一个禅宗祖庭,这样一个少林文化发源地,这样一个有国际影响的大寺,我们的僧人应该能够住得舒适一点,能够多聚一点人,甚至聚一点有素质的一些出家人,他们有一个好的生活环境、学习环境,一个修行环境,这样对少林文化的传承、发展应该是有帮助的。

  释永信:目标就是随着时代的发展,时代的需要,叫少林寺不落后于时代,能够跟时代同步。我领导的少林寺应该是这样。

  记 者:我也看到有些报到,有些文章写到说方丈是个很能干的人,是个很有头脑的人,同时也是个很有野心的人。

  魏罡和小云曾经是上海市某高级中学的学生,高二那年,情窦初开的两个少年在晚自习教室里接了吻。但让他们想像不到的是,他们的动作被学校的摄像头拍个正着,并在一年后在全校播放,两个花季少年心灵上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打击。

  魏罡:看得清,我很快就认出来是我,当然自己很快就认出来了,我还没有表现出来的时候,我们同学就叫出来了,说是魏罡,大家更加盯着看了。

  魏罡:我觉得学校如果是硬性规定的话,既然从法律上讲现在没有一条硬性的规定的话,我觉得学校这样硬性的规定也是不对的。当然他肯定不能支持我们早恋了,但是从硬性规定我们这算早恋这不算早恋,要这样做不能那样做,我觉得这是不合理的。

  亲昵镜头被突然曝光,一时间,魏罡和小云成了全校的新闻人物,巨大的压力甚至让两个人想到了跳楼自杀。对于此次事件,学校曾经通过媒体表明态度,称这次播放只是学校的一次正常的教育活动。而在2003年8月,两个刚过18岁的年轻人利用打工挣来的钱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起诉母校的这种“教育活动”侵犯了他们的隐私权和人格权,要求学校对其进行公开道歉。

  魏罡:他把这件事情扩大放出来,我想首先就是损害了我们的人格吧,对我们人格尊严的不尊重,也侵犯了我们的隐私,我是这样认为的。

  魏罡:首先如果说这是他的一种管理手段管理措施的话,我觉得他这样的管理措施就是有欠妥的地方,他没有完全考虑到我们作为学生的权力,利益,甚至于我们的心理接受程度。

  王志: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摄像头存在,我想学校也是为了重视证据,谁做了不好的事情,它可以拿出一个不用辩解的证据。

  魏罡:如果说他把我们学生只是当作财物的话,我觉得这种做法是妥当的,但我们毕竟是人,我想每一个人都不希望每天八九个小时待在学校里,都是在某一个人或者一群人的监控下面。

  魏罡:我想最主要的还是他们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就像我说我在这学校读了三年的书,和他们打官司我是很不情愿的,但是他们应该反过来想一想,一个在你学校读了三年的学生,最后毕业以后却要跟你对簿公堂,难道他们的处理方法就一点错都没有吗。

  2004年11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做出终审判决,判决魏罡和小云败诉。官司尘埃落定,但关于青少年教育的话题却不曾停止。几乎与此同时,由魏罡所写的纪传体小说也同时出版,书名叫《我们从来不是花朵》。

  五十多岁的老妈妈,大学二年级的女学生,雷运姣把这两种角色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既是一个优秀的学生,也是一个成功的母亲。但雷运姣身上更令人感动的是她对知识和理想的执著追求。

  雷运姣:考上第一名了,考上宁远一中,算是重点中学,好骄傲的,但是没读成书,对我来说当时好伤心的,倒在地下滚啊、哭啊,两天不吃饭跑出去。

  雷运姣:想读书啊。我所以对我母亲一直有这种埋怨,我想读书,我成绩好,为什么不给我读呢?那时候我就觉得我没有办法去选择我的命运啊,我也没有能力去选择什么人做我的父母啊。

  三十年间,雷运姣结了婚,开了个体服装店,把孩子都送进了大学,但这一切都不能使他忘掉小时候的梦想,于是,她46岁开始跟读初中的课程,并在50岁的时候参加高考,被湖南一所大学破格录取,终于圆了小时候的大学梦。

  雷运姣:还可以,这个学期的成绩出去没有还没去问,那三个学期的成绩出来了,我没有一科不及格,最好的分数有84。

  雷运姣:是他们读书,老师上课他还在睡觉,他晚上去上网到天亮,他利用这个教室作床了。我和他们有一个字的区别,他们是“要我读书”,是要他读书;我是“我要读书”,我不是别人要我读书。好几次我在学校里学生都问我,雷大妈你这么大年纪还来吃苦做什么,我说吃什么苦啊?他说读书好苦啊。我说读书好苦的话我马上就回家呀,这也没有谁要我读的,我读书是觉得有味道啊。

  学习知识的过程不仅充实了雷运姣的内心,也让她和丈夫的关系由多年紧张变得和谐美满,知识改变了雷运姣的命运,现在,而通过“雷大妈开心屋”和各地的讲座,雷运姣也在影响着越来越多的人。

  雷运姣:一棵树有几种比喻,如果把这棵树,比作孩子、家庭、父母,就是土壤。培养他的道德习惯,你有土,树才长得成。母亲的爱心就是浇水,你孩子的目标,就是太阳光和作用,它才能开花,结果。所以我这里呢,还有这三个燕子,我说两个燕子,一个在前,一个在后,鼓励孩子独立创新,超过老师,超过父母,创新在前面,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游,一代比一代强,家庭幸福。社会进步,他们都说我这个讲得很好。

  雷运姣:我能感受得到。我面对面听我演讲的,有20多万的听众,我不敢肯定这些听众全部改变,10%,能改变的话,那都是我的价值。还有那个写信的,给我留言的,这是他们内心的感受啊。B10他们写信,感谢我啊,有的说点好话,我睡在床上,想到他们说这些,我笑咪咪就睡着了,这种精神快乐,那是说不清的快乐。所以我比喻我自己现在飞在蓝天之下,就是我刚才说的,我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了,我超过我的父母了。但是现在我的儿女又超过我了,他们又是这个燕子

  雷运姣:对对对,我就觉得很高兴了。但是你们每个家庭都是良性循环,每个家庭都是这样,每一代每一代都超过,那我们的国家不更富强了、更伟大了。

  很幸运我们生活在一个变革和多元化的时代,这让我们有机会看到更多不同的面孔。2004年已经过去,平淡也罢,精彩也罢,都已经构成了我们的记忆。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开始习惯在各种落款签字上书写2005年。2005年,还会有一些新的面孔出现在我们的节目当中,我们也真诚地希望守候在电视机前的您有一个更加精彩的2005年。